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恒鹏 > 文章归档 > 2012年四月
2012年04月30日 09:56

谁的新农村:土地何不归农民所有

回乡探亲和土生老爹聊天,老人聊起一生经历,无意中从一个亲历者的视角反映了建国以来的农村土地制度变迁,对此话题我很感兴趣,聊着聊着,一直谈到了对现行农村土地制度的看法。

一、土地何不归农民所有?

“家庭承包责任制在八十年代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有人主张这种土地制度要长期坚持下去,也就是说保持土地集体所有制,集体拥有法律上的土地所有权,但是土地的使用权归农户,这样的土地制度你认为不好吗?”我知道这个问题争议很多,正好请教一下老人。

“集体?活了八十来年,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什么是‘集体’,谁是‘集体’?谁的‘集体’?我......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30日 09:50

我这一辈子:一个老农眼中的土地制度变迁

回乡探亲,遇土生老爹。老人年届八十,人生阅历丰富,且读书颇多,又兼关心时事,熟悉政府有关三农政策,村中威望极高。多年未曾谋面,老人见我甚是高兴,老少二人把酒话桑麻,聊得很是投缘。老人讲述一生经历,无意中从一个亲历者的视角反映了建国以来的农村土地制度变迁。笔者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一、土改:终于拥有了自家的土地

“那可是个好辰光!” 说这话时老人眼中露出少见的光彩,“解放了,地主家的田地、房子,还有牲畜全部分给了穷人!那时我刚刚成亲,家里也分了十亩地,一头牛!祖祖辈辈的梦想终于实现了,我们那个高兴啊!做梦都会笑出声来。......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30日 09:32

周扒皮为什么半夜学鸡叫?

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人大都熟悉《半夜鸡叫》这个故事。看到本文题目可能认为我这个问题有点多余,周扒皮半夜学鸡叫的目的是延长高玉宝们的工作时间,要长工们多干活。这样简单的问题还要问?且慢取笑,我当然知道周扒皮半夜鸡叫的目的。我要问的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周扒皮为什么不采用其它办法?

要长工们多干活,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调动长工们的积极性,让长工们自愿多干,自愿做到人尽其才。这就需要正面激励,即俗话所说的胡萝卜。另一种是强迫长工们多干,即俗话所说的鞭子或大棒。周扒皮的半夜鸡叫应该算是这第二种办法的一种变形。不过,我们都知道,第二种方法的效果一般不如人意。事实上,高玉......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3日 18:26

今日医患矛盾为何如此严重

一、我们现在处于社会转型期,由农耕社会向城市化工业化转型,由计划体制向市场体制转型,人口流动性急剧加大,传统的社会规范和道德观念瓦解,新的社会规范和道德规范尚未形成。不管是传统的农耕社会,还是高度行政管控下的计划经济时代,医患之间,不管是过去的患者和传统中医之间,还是计划时代农民和赤脚医生之间、职工和单位卫生室医生之间,都是一种长期关系,因此大家都是在一个熟人社会中生活和活动,在这个熟人社会中,双方都明确的预期到,医生不会太过,患者也不会太过,双方因此建立长期信任。适应这种熟人社会的社会观念和道德规范也有效的发挥着规范医患关系的作用。社会转型,流动性加大,人与人之间更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