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恒鹏 > 文章归档 > 2012年七月
2012年07月23日 19:11

如何降低老百姓的医疗费,讲一个今年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实际案例

讲一个今年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实际案例:

儿子下午打篮球回家,说膝盖有点疼,蹲下后起身困难,而且不止一天了,姥姥怀疑是半月板损伤。他母子二人顿时紧张起来,非逼着我带他们去医院看看,而且是直奔某三甲医院,身处北京,就医严重偏向高端,这已是司空见惯了,我也无可奈何,夫人和儿子非此院不可。挂个专家号,专家很有经验,一看就说出原因:“与打篮球关系不大,个子蹿的太快,一年长了20多厘米,难免出现这种情况,没有什么损伤,没有什么问题。”血液化验结果证实了专家的这个判断(我在网上查了一下超标的那个化验指标,网上的解释的确是“儿童骨骼发育期……该检测值会偏高&rdqu......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23日 11:33

如何杜绝“黄牛”

黄牛说得对,他的确有靠山,而且是很硬很横的靠山,这个靠山就是政府, 就是政府坚持公立医院垄断医疗服务供给,就是政府错误的价格管制, 只要政府坚持公立医院主导医疗服务供给,优质医疗资源主要是高水平医生了就肯定向三甲医院聚集,城乡居民要想找高水平大夫看病,就只能蜂拥到三甲医院;只要政府还把挂号费管的低低的,患者的支付意愿和官定挂号费之间就有巨大的差价空间,有了上述两个条件,当“黄牛”就有暴利,既然有暴利,“黄牛”就赶不禁、抓不绝。

归根结底,“黄牛”的产生,直接根源于医生的医疗服务价值没有充分体现在挂号费中。根源于挂号费也就是门诊医疗服务价格显著低于市场均......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6日 17:15

医药分业的最大制约因素和应该采取的对策

本文被限定为讨论如何主动推行“医药分业”。就我本人的看法而言,“医药分业”只是改革的结果或者说目标,而无法作为改革措施。其他方面的改革(医生成为自由执业人,放开医疗服务定价、大部分公立医疗机构包括卫生院和社区中心民营化、最终形成民营占主体竞争充分的医疗服务供给格局)到位了,医药分业会作为自然结果出现,无需主动推行;其他方面改革不到位,医药分业是推行不动的,硬推也只能是造假。正如“补偿机制改革不到位,基本药物零差价制度实行不了,补偿机制改革到位了,根本就不需要推行基本药物零差价制度”一样。   政府若欲主动推行医药分业政策,目前面临以下根本性的制约因......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2日 17:08

改善村医服务能力和生存状况的相关建议

应《健康报》约稿,撰写本文,基于能够理解的原因,《健康报》发表时有所修改。

首先需要明确村医的定位。需要承认的事实是,农村地区的基层医生是村医而非乡(镇)医。在人口稠密、交通便利的平原地区,乡镇卫生院在整个农村医疗服务体系中实际上已经无足轻重:就便利程度和经济性而言,它远不如村级诊所,就医疗技术和医疗质量而言,它又远不如县医院。所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乡镇卫生院的衰败和瓦解并非因为“医改基本不成功”所致,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历史必然。因此,对于人口稠密交通发达的平原地区,卫生院合理的发展方向是两个:一部分变成不设住院床位的门诊部,变成和村医功能一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