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恒鹏 > 如何杜绝“黄牛”

如何杜绝“黄牛”

黄牛说得对,他的确有靠山,而且是很硬很横的靠山,这个靠山就是政府, 就是政府坚持公立医院垄断医疗服务供给,就是政府错误的价格管制, 只要政府坚持公立医院主导医疗服务供给,优质医疗资源主要是高水平医生了就肯定向三甲医院聚集,城乡居民要想找高水平大夫看病,就只能蜂拥到三甲医院;只要政府还把挂号费管的低低的,患者的支付意愿和官定挂号费之间就有巨大的差价空间,有了上述两个条件,当“黄牛”就有暴利,既然有暴利,“黄牛”就赶不禁、抓不绝。

归根结底,“黄牛”的产生,直接根源于医生的医疗服务价值没有充分体现在挂号费中。根源于挂号费也就是门诊医疗服务价格显著低于市场均衡价。只要相当比例的患者愿意支付的价格和医院、医生索取的价格之间有足够大的差价空间,“黄牛”就不可避免。

要杜绝“黄牛”,就要让挂号费提高到市场均衡价格,大致水平相当于“黄牛”手中的卖出价。

“黄牛”的价格,大致就是市场均衡价。

中国计划经济时代,有一个罪名,“投机倒把罪”。尽管倒买倒卖犯法,依然有人做倒买倒卖的事儿,依然是“割不尽资本主义尾巴”。“黄牛”,本质上就是个低买高卖的商人,属于“投机倒把”。立法禁止黄牛,但却不从根本上平衡价格差,是无法起到作用的。

仅仅依靠立法打击黄牛是没有效果的,必须尊重经济规律。

消灭黄牛的有效措施是:以“黄牛”的卖出价为上限,在这个价格之下,由医院和医生自主定价。比如一个专家现在的挂号费是14元,黄牛卖到1000元,那么,政府应该允许医院和医生在1000元以内自主定价,到底是卖800元还是300元,抑或仍然卖14元,以及医院和医生之间如何分成,要由医生和医院自主协商确定。

穷人挂不起号怎么办?北京友谊医院的改革方案就很不错:友谊医院7月正式启动医改试点,患者看病不再缴纳挂号费和诊疗费,而是按照医生职级付医事服务费。他们的普通门诊、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和知名专家的医事费用分别为42元、60元、80元和100元。按北京市规定,医保定额报销每人次40元,医保患者个人需要支付的费用分别是2元、20元、40元和60元。换句话说,挂普通号个人自费只有2元,而挂专家号,个人自费额是60元。

认为把挂号费拉低,让穷人可以通过排队排到票,是一种相当似是而非的思想。这对医生不公平,对时间价值更大的人也不公平。当那些时间价值很高的人争不过时间不值钱的人时,就会流向黄牛。

不把价格提上去,“黄牛”是消灭不掉的,即便把体制外的“黄牛”消灭掉了,体制内的“黄牛”也会依旧产生。那些期望政府把黄牛抓起来的“人民群众”一定要注意这一点,体制外的黄牛可以抓,体制内的怎么抓?

当然,解决挂号难,从根本上说,是增加优质医疗资源的供给。好医生,是医生个人愿意干才会出现的,不是政府培养出来的,如何让更多的一流人才流向医疗行业?从而显著增加优秀医生的数量?说到底,还是依靠收入来吸引,当从事财金工作能够获得高收入时,一流的人才就会报考商学院,中国当前的现状就是如此,高考状元纷纷进入北大光华学院。如果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一流人才当医生来呵护我们的健康和生命,那我们就必须让优秀的医生堂堂正正地从市场上获得高收入。必须放开医生自由执业。没有自由执业制度,社区怎么可能吸引到好医生?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