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恒鹏 > 为何把牛奶倒入大海

为何把牛奶倒入大海

《为何把牛奶倒入大海》,我在2005年写的一篇经济学科普性的文章,讨论垄断的弊端,政府管制的局限性和弊端,还有差别定价对垄断弊端的矫正作用。2005年我还没有研究医改,今天看来,其中讨论的内容同样适用于医疗行业。

近日和一朋友闲聊,他突然问我为何当年美国的奶牛场主把牛奶倒入海中,廉价卖给工人不好吗?至少还可以收回一部分成本,就是白送也比倒掉好嘛,至少落个好名声!为何倒掉呢?朋友称这个问题困扰他多年,今天希望我能够帮他揭开这个多年的困惑。

“我用一个虚构的故事来解释这种现象吧”,于是我和朋友开始了一场闲侃。

一、汤姆把牛奶倒入了大海中

汤姆是生活在米国乌有城城郊的一位奶牛场主,不知何故,方圆数百里就这一家奶牛场,汤姆的奶牛场有2000头奶牛,每月产奶2000吨,这些牛奶供应乌有城的市民和周边农村的农民。牛奶售价是每吨500美元,每吨牛奶的生产成本是300美元。因此汤姆一个月可以赚40万美元。

在大学读MBA的儿子杰瑞正在对当地牛奶市场进行调查,这是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意在巩固并实际应用课堂上学到的供求理论。

经过一个月的调查,杰瑞向父亲指出了他的一个惊人发现:“这些年你平均每个月损失130万美元!”。

这话让老汤姆很不高兴:“危言耸听。”

“我反复核实过了,情况的确如此。让我给你解释一下吧。”

“说来听听。”

“咱们每月生产的牛奶卖给乌有城市民1000吨,乡下的农民1000吨。乌有城市民平均收入是乡下农民的两倍多,对这些市民来说,牛奶已经成为生活必需品,并且花在牛奶上的钱占其整个生活支出的比重很小。”

“这我知道。”

“我的市场调查表明:即使奶价翻两番,即每吨2000美元,乌有城市民对牛奶的需求也基本不会下降。”

汤姆了解乌有城居民的收入状况和生活水平,凭多年的经验和生活直觉他觉得儿子的这个调查结果很可能是真的。不过他立刻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可乡下的农民很穷,根据我的经验,每吨500美元,也就是每公斤25美分,是他们能够承受的上限,超过这个价格他们就不会买牛奶了。而我们每月的牛奶产量是2000吨,城里只能销掉1000吨,为了全部卖掉这些牛奶,我们只能卖500美元一吨。好在这样每月也能赚40万美元。”

“要是能够卖给城里人2000美元一吨,乡下人500美元一吨就好了。”

“这不可能,乡下人会把我们的牛奶转手卖到城里,2000美元的价格不可能维持。”

“我知道,那为什么你不只卖给城里人呢?2000美元一吨!乡下人我们就不供应了。你想一想,每吨卖500美元,卖2000吨,一个月才赚40万美元;而每吨卖2000美元,虽然只能卖1000吨,可是一个月要赚170万美元。”

“可这个月我们已经生产了2000吨,要是买2000美元一吨,多余的1000吨难道倒掉不成?”

“是啊,倒掉很可惜!可是倒掉它们,我们还可以赚140万美元,不倒掉它们,我们就只能赚40万美元;毕竟赚钱才是我们的目的。而且你也只能倒掉,否则没人相信你真的会卖2000美元一吨。”

老汤姆知道杰瑞的分析是对的!犹豫再三,他终于痛下决心:倒掉1000吨牛奶!

可能这一决定对他的冲击太大了,他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竟说出了后来自己也觉得颇为可笑的一段话:

“那以后怎么办?难道要每个月生产2000吨,倒掉1000吨吗?”

杰瑞哈哈大笑:“怎么会这样!倒掉牛奶只能是这一次,以后我们就不需要生产这么多了,所以倒掉这个月多余的1000吨后,我们接下来宰杀掉1000头奶牛,辞掉部分工人,把多余的牧场和养牛场租出去,这样每月的生产成本可以降到30万,销售收入200万,每月纯利润就是170万美元了。”

第二天,汤姆的奶牛场做了一件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把1000吨香喷喷的牛奶倒入了海中,然后宰杀了1000头奶牛,并且将牛奶的价格翻了两番。自然,汤姆挨了不少骂。可是除了骂,人们也无可奈何。对于穷人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喝牛奶了。而城里人仍然购买汤姆的牛奶,尽管对这样的大幅涨价也很不满,可也没办法,方圆几百里只有汤姆一个奶牛场。

二、为何把牛奶倒入大海

虚构了上面的故事,我为朋友解释道:

“导致将牛奶倒入大海这种极端事件的根本原因是市场垄断。关于垄断,经济学的基本结论是:垄断的结果通常是产量从而消费量明显低于社会最优水平,而垄断价格却明显高于社会最优水平。

倒掉牛奶这种行为从一般意义上讲就是宁可闲置生产能力也不愿增产降价,其目的是为了维持垄断高价带来的高利润。现实生活中这种例子不少,中国的电信市场就是这样一种状况:我们知道,中国的电信话费是美国的数倍甚至十多倍,两国用的是相同的通讯技术,中国电信行业的运营成本不应高过美国,从道理上讲,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低,中国电信行业的运营成本应该低于美国。其高昂的话费完全是垄断所致。为了维持垄断利润,我们的电信公司宁愿大量闲置通讯能力,也不愿意降价。可以说中国的电信公司天天在把牛奶倒入大海里。”

“中国的电信市场还是垄断格局吗?”朋友有些疑惑,“不是有多家电信公司吗?他们之间没有竞争吗?”

“中国的电信市场尽管不是由一家企业垄断,其真实状态却仍然是一种垄断格局。固话市场上,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分别把持着南北市场,两者市场基本没有重叠,何来竞争?而且其话费利用行政手段予以强行固定,是一种事实上的价格卡特尔(价格联盟)。”

“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市场可是重叠的,两者应该有竞争的啊!嗯,我知道了,他们的话费也是由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强行固定的,他们事实上也是一种价格卡特尔。”

“简言之,垄断通常导致供给过少,价格过高。它剥夺了穷人的消费权利,同时又迫使富人支付了更多的货币。垄断会导致明显的效率损失。一次性的倒掉牛奶无疑是一种资源浪费。而长期闲置通讯能力当然是一种更大的资源浪费!”

“让富人多掏点钱倒没什么,剥夺穷人的消费权利就太不道德了!”朋友插嘴道。

“可惜,垄断并不能起到均贫富的效果。恰恰相反,它扩大了收入差距!剥夺穷人的消费权利是不道德的,这是垄断的一个明显弊端;但另一方面迫使富人多掏钱并不能起到劫富济贫(缩小收入差距)的效果,恰恰相反,它导致的是一种一群小富人补贴一个大富人的结果。这不但不能缩小还进一步扩大了收入差距。像上面那个例子,是乌有城市民这些小富人补贴汤姆家族这个大富人。”

“国有垄断的情况和这不同吧,它们是国有企业,利润应该归国家所有,国家可以用这些利润造福于民嘛!”

“逻辑上如此,但事实并非如此。而且即使是为民谋利,也不能采取垄断这种方式,因为这种方式严重损害效率,也损害公平!国有垄断公司利润自然不能归其管理者及员工所有,但是这些管理者和员工可以通过增加个人收入,提高职工福利、扩大在职消费,增加在职闲暇等办法来将部分垄断利润转移为管理层和员工的个人福利,为了将这种做法合法化,许多时候他们不惜损害效率,这些做法明显增加了企业的运营成本。本来,尽可能扩大内部人福利是国有企业的一个普遍特征,但是处于竞争性领域的国有企业这样做的空间有限,毕竟过高的运营成本会使其丧失竞争力,使其陷入亏损甚至破产!而处于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没有这个约束,他们没有竞争者,他们增加的成本完全可以转移到价格中,或者通过降低利润来实现,前者损害消费者利益,后者损害国家利益。”

“是啊!在咱们国家,在国有垄断公司工作可是端着一个金饭碗!他们的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明显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在当下的中国,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富人。我曾听说,一个并不富裕省份的移动通讯公司的普通干部年终奖也数万元呢!”

“对于国有垄断公司的普通员工来说,说他们是富人有点夸张了,说他们是中产阶级也许更符合事实。但有一点,应该是一个客观的结论:他们的劳动付出并不高于全社会平均水平,但他们的收入和消费水平却明显高于社会平均水平。国有垄断行业已经成为一个特权阶层。因此,可以说,当垄断企业的所有权掌握在私人手中时,垄断的结果是穷人丧失了消费权利,同时一群小富人补贴了一个(一小群)大富人。而当垄断企业是国有企业时,垄断的结果依然是穷人丧失了消费权利,与此同时,一群小富人补贴了一个特权阶层。总之,垄断不仅损失效率,还损害了公平。”

(接下页)

推荐 110